浓江农场

微信公众平台

欢迎光临黑龙江浓江农场信息港网站!
21年01月20日  星期三
兄弟情
作者:梁利信息提供日期:2018-12-21

二零一七年冬月初十好像是盛夏季节,漫天下起了雨。这连绵的雨让我手足无措,也许是幸福来的太猛烈些了,一股脑袭来的红包雨让我幸福得要窒息了。我恨不得将每个朋友的红包都晒出来,让大家看看我身边的好朋友是多么暖心,但我始终感觉不妥。从晚饭开始电话和微信语音声音接二连三,不是远方的哥哥姐姐送来祝福,就是朋友们打电话要请客吃饭庆祝的。这样的情景让在厨房里做饭的媳妇心生嫉妒,生怕我撂下电话跟朋友跑去饭店,我怎么能辜负她的一番美意呢。她一下班就进厨房开始忙活晚饭,从她忙碌的身影里看到她对这个生日的重视,也能感受到对我的爱。可就偏偏在这一天里,我的脑海里总是想起他们,一起陪我度过最困难生日的老扈和磊哥。

     说起老扈和磊哥,我们都在勤得利农场学校工作,老扈是教计算机的,磊哥则是在后勤,我们住一个宿舍。因为都是单身狗,我们三个人多数都在一起玩,打球、吃饭和参加活动都在一起,最开始结束单身的还是年龄最小的磊哥。记得那是2011年,想到工作已经稳定,虽然另一半没有着落,但房子终究要买的,我在勤得利农场买房子了。当时我的工资只有1800元,房子每月还贷款1000元,再加上装修,我的生活费就成了大问题。可能是因为生在农村家庭比较能吃苦,我没有跟任何人说我当时的经济情况,自己到装潢店赊装潢材料,就算一个螺丝钉也要自己去跑,经历漫长的二个月时间,房子总算简单装修完了。房子装修结束之后,我就搬进去了,结束了跟老扈和磊哥一起的宿舍生活。

     宿舍生活虽然结束了,但自己住一个空荡荡的房子里很孤单,每天唯一能够消遣的就是坐在电脑前敲打几个文字。秋去冬来,漫天的雪花敲打着冰冷的窗,我无心看雪,也没有心情出去寻找冬天的快乐。恰好那天是星期天,我就蒙着大被在家里躺了一整天。天色逐渐暗下来,当肚子咕咕直叫的时候,我才发现一天没有吃饭了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母亲打来电话告诉我,那天是我的生日,让我买点好吃的,自己好好过一个生日。母亲撂了电话,我坐在床边心里不是滋味。我的生日那是母亲的灾难日,她和父亲为了我付出实在太多太多。思绪又回到眼前,看着路灯下散落的雪花,雪还没有停,我想出去买点吃的,准备一个人的生日宴。可在兜里只生生翻出20块钱。我放弃了过生日的念头,来到厨房从橱柜里拿出剩下的半把挂面,做了一碗简单的生日面,生吞进去之后钻进被窝里,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回忆,回忆,更多都是回忆从大学毕业之后四处奔波的辛酸历程。可就在这时候电话响起来了,我一看是老扈的电话。

     “兄弟呀,今天是你生日吧,快点出来,我和磊哥请你吃饭,快点下楼吧,我们在楼下等你呢。”老扈在电话那边催促着我。

“扈哥,不用了,我都吃完了,准备睡觉了。”我推脱着

 “快点下来,还让我上去拽你啊”老扈显得有些着急。

我拧不过他们,从窗户看到老扈和陈磊在楼下等我,我下楼跟他们来到饭店,不知道那天喝了多少酒,也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,饭店里的顾客全走了,我们三个还在吃着、喝着、聊着。我记得磊哥跟说过这样的一句话:你该找个对象了,现在房子也有了,不能这么单下去了。这句话我记忆非常深刻,我能感受到这是他们对我发自肺腑的期望。那天我喝多了,醉的一塌糊涂,就连怎么回家的都不记得。第二天早上起来头很疼,打开手机一看,仅有的两条短信全是老扈和磊哥的,全是他们的祝福话语,满满的都是兄弟情。

如今,我已经不在勤得利农场工作,一年里跟他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,不是兄弟之间不想念,各自都有各自的工作,我们都已经娶妻生子,鸡毛蒜皮的小事充斥着生活,各种借口阻碍着我们的相聚,诸多理由不能让我们在一起喝得烂醉如泥。但对那段时光,那段曾经最艰难的日子,有他们陪伴是我永远难忘的,也是值得我永远珍惜的兄弟情。


COPYRIGHT (C) 2015 浓江农场  ALL RIGHTS RESERVED

技术支持:讯码科技  黑ICP备16000455号-1

  累计浏览量:829234